我是麻省理工的川妹子,摩根斯坦利纽约顾问,还是六块腹肌的派对女王

私人史 / 留学生口述
本文共计 3121 字

撰文 / 谢璐涛 麻省理工Computation for Design & Optimization硕士,摩根斯坦利(纽约) IT 部全职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yangchu@alighthouse.org

关于她还有更多标签:四川成都人,精通健身,六块腹肌,体脂率低于 10%。钢琴十级,疯狂热爱 EDM,从不错过 EDM 节。但她的故事,又不仅仅只用几个标签,就可以全部概括。

给人最深的印象是融入美国文化

我本科在 Union College 就读, 位于纽约州一个小镇,没落的五大老校之一,the mother offraternities(兄弟会), Greek life 很盛行的地方。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大学第二年我加入了学校的姐妹会,大三大四都住在姐妹会的房子里。

本科生活过得很充实快乐,学习到更多的是与人交往的技巧。姐妹会 party 很多,周五、周六我都风雨无阻地参加,周三、周四有空就去。最夸张是快毕业的那段时间,一边准备期末,一边写毕业论文,但每晚一定“不醉不归”。

因为我玩乐“出勤率”高,成绩很好,加之大家觉得我长得可爱性格也好,竟在学校成了名人。后来我们姐妹会新加入的亚洲小妹经常跟我说有人问她是不是 Lutao。

有的人不能接受我染头发喝酒 Party Queen,觉得这样不是好学生,不够温柔,但是这是我自豪的地方。Work hard,Play harder。客观评估自己的能力很重要,如果我发现今天的作业不能短时间完成,那一整晚就必须专心学习。

每个人都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我的原则是:you can do whatever you like, but you need to get your shit down first.

在本科交到的真心朋友大多是美国人,也有少数中国朋友。

交朋友不应分国籍,重要的是合不合得来。有人说美国人交朋友不真心,一到需要实质性帮助的时候就退缩,但实际上我特别好的美国朋友帮过我很多。因为我是国际学生,也不会开车,很多事情不方便,我需要去哪里,要人开车、搬家,他们都帮忙;出去 party 喝高的时候,总有朋友照顾;买东西如果一时钱不够他们也很愿意垫付。一般美国人确实很抠门,但若是真朋友,知道你可以信任,他们就会帮助。

和中国人一样,其实美国人的朋友圈也很 exclusive, 有活动只有交情好的才能被邀请,很多兄弟会的 house party、露营、海滩派对等都只邀请特别熟悉的人。

我很荣幸总是接到很多美国人都拿不到的兄弟会邀请,感觉变成了 honorary brother,能融入美国文化,我很自豪。

MIT像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到了 MIT 一开始觉得特别挑战,换了专业,基础底子不够好,觉得自己的数学跟没学过一样。

各种课程的起点都很高,我就像一个还不会走路的小娃娃被拉去跑马拉松。于是我自己去图书馆借最基础的书。从线性代数开始恶补,可是一个学期要补到和别人一样的程度真的很难,所以一直过得很艰辛。

不过在 MIT 绝大多数人都过得不轻松,高自杀率不是谣传,我们项目 13 年就有一个同学自杀。

MIT 有一个公共论坛叫 MIT confession,上面充满了学生们的花式吐槽。我本科的 advisor 也是 MIT 毕业的,他说,“My roommate used to say that the main thing you learn at MIT is:How to survive. There is a culture shock when you first get there. Everyone seems to know a lot more than you do.”

来 MIT 后就不能像本科一样“潇洒”,在 Union College 学校给你觉得自己学到东西的自信,而在 MIT 学校给你的自信度为负。

现在看来,我觉得在 MIT 建立的自信是觉得自己能度过这么难的时期,以后再难也不是什么问题,“the result of going through this is a sense of self-confidence that you can conquer any problem.”

到了 MIT 以后见识的人和事感觉像打开了另一个世界,遇到很多同学值得自己学习,而且越发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Would I go to MIT if I can choose again? Absolutely!

从完全不懂到健身教练

开始接触到运动是大四上单车课,后来到了 MIT,因为学习压力很大,就开始频繁地健身。

我在做自己不太了解的事情前习惯去做 research,学习背景和原理。比如说我买止痛药,买之前会去查这种药止痛的原理是什么,是让伤口愈合还是让人麻痹。我健身一开始的目的是减压,后来发现身体真的有变化,变得 fit,我就很好奇去研究,发现健身的学问很大。

真正瘦下来的人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有毅力。

道理说起来简单,大家都懂,但做起来不容易。我从不胖但绝对不瘦的身材变到后来能看见 6 块腹肌和身上的肌肉线条,体脂最低到过 10%(这个倒不推荐,因为其实体脂太低不健康,整个人随时会感觉冷)。今年 2 月我准备拿 AFAA primary group exercise certificate(美国健身授课证书),学校 GYM 的教练推荐让我下学期去代课。

找工作真的不容易

来 MIT 以后的感觉就是:You have never been in such a challenging environment and have been constantly struggling in every aspect of my life. 大家看到的我是天天发美食,发旅游,发各种活动的欢乐照片,其实背后付出的很多不为人知。其中一大艰辛就是找工作。

找工作真的不容易。

我最不喜欢听的一句话就是: 你是 MIT 的而且专业那么好,找工作不愁。

其实真的完全不是这样,找工作关键不在学校名气,而是个人的努力, 其实很多牛人比大家都更拼更努力。找工作的那段时间特别辛苦,感觉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像以前高中考数学时候发现只剩 30 分钟最后两道大题完全还没做,一直很焦虑。

MIT 的光环能帮你比较容易拿到面试,但是能不能过面试全在个人表现。要通过面试不仅是要回答上所有问题,而是要告诉对方我能胜任这份工作,而且我能比别人都做得更好。

当时还发生了一个插曲,交作业和准备面试的节骨眼上自己的电脑和手机在办公室被偷了,写的 code 全没了,research 资料也没了,感觉就是上战场突然发现枪没了。后来挺过来感觉是死里逃生。

我拿到 offer 的时间较早,10月底就拿到了摩根斯坦利 IT 部门的 offer,但其实我挂过的面试比我吃的披萨还多。我的背景不适合找工作而适合申请博士,因为过往经历全是 research。我本来打算跟着教授准备读博,但后来觉得这个不是我想要的,想换一个新的环境和挑战,于是便拒绝了教授。

后来拿到 offer,我自己总结了一些经验:

—非常感谢各种朋友同学校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帮助,因为他们根本没义务/理由帮助你,特别是没有交情的人。

-但是有时候没有交情的人比有交情的人更愿意帮你。

- Networking 什么人都碰过,脸皮要厚,心态要好。你不是祖国的花朵,是也不用呵护。

- 不要让各种闭门羹和失败打击了自信心,实在打击了也行,只要不要停下就好。

- 没有找不到工作的人,只有不用心找工作的人。

- 找工作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学习了自己。

- 天道酬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