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学留级、高考复读,高中我读了 5 年,之后我去了伯克利和南洋理工做交换生,现在的我长这样

私人史 / 留学生口述
本文共计 2248 字

撰文 / 沙淼 海南大学 大三学生;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游学生;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交换生;韩国 DPI/NGO 联合国大会青年代表;WCS 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学会 实习生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yangchu@alighthouse.org

高中我读了 5 年。厌学留级 1 年,高考失利复读 1 年。转了 2 个学校,7 个班。枕边放的是谷岳《搭车去柏林》,订了《中国国家地理》。

我跌跌撞撞地考上了岛上的大学,学习艺术,班上英语教材都比别的专业简单。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被老师判定为前途无望,转折点是因为我父亲承诺,只要你自己靠自己努力,能走多远,我都支持你。后来我成为了班上最先考过六级,雅思 7.5,公费交换到新加坡南洋理工的学生。

大二寒假,我在公司实习。白天上班,中午休息和晚上下班在公司备考雅思。岛上的冬天湿冷,浸到骨子里的冰凉。大年三十回家,每天 12 点起床学习,下午 5 点吃饭,再学到凌晨 2 点,桌子上贴着公费交换选拔细则。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井然有序的交通,洁净的街道,遍地的绿化以及对陌生人的善意与友好。从一些小事中可以看出新加坡注重细节的关怀,很多公共设施中都有便于坐轮椅的残障人士使用的区域。相对来说,盗窃等犯罪现象极为少见,据说是因为惩罚措施比较严苛,就像传说中的鞭刑。如果犯了偷窃罪就会被勒令永远不可以进入新加坡境内。拾金不昧并不是一种美德,而是一种习惯。于是也不禁发人深省,在习惯、法制和美德之间国人能否找到平衡点?

新加坡作为一个融合华人、印度人、马来人、印尼人以及部分欧美人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文化融合的典范。在很多公共设施上,作为共通语言的英语赫然醒目,而同时也会有其他种类的语言来照顾这里常驻的各类种族。

多民族文化就是虽然有着不同的理念,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但依然可以微笑相待。当一瞬间发现不同文化之间的相通之处时,那便是这个世界融合的交点。正如在交换生欢迎大会上教授说,多民族的文化,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组成这个叫做交换生的群体的别样价值所在。

在 NTU 的交换生 CLUB 组织活动中,我认识了热爱摄影的挪威小哥,阳光灿烂的德国女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习惯、生活和故事。但是当克拉码头广场上响起动人的音乐,我们都会情不自禁的随着音乐打着节拍动情地歌唱,这是我窥见的这个世界的一隅,在有生之年也定当更加努力争取领略世界更多的土地。

交换期间,我就读于南洋理工 ADM 学院 (School of Art, Design and Media),选了两门电影课,两门摄影课。

和我一起上课的没有中国人,仅有和我拥有相似面孔,中国移民后代的新加坡人。老师和同学说着飞快的新加坡英语,刚开始我只能沉默。

南洋理工拥有先进的教育模式,对于需要用集体讲授的知识变成了网课,而实地的授课都是在解答问题或者讨论问题,大多都是小班教学,大大提高了效率并能够尽量照顾到每一个学生。

教我风光摄影的 Meridel 是位美国老太太,5 个人的班级只有我的母语不是英语。为了照顾我,Meridel 不得不经常停下来问我:“Miao,你听懂了吗?”

第一次 Presentation 的时候,我除了第一句“不好意思,这是我第一次做英文展示”外,其余的话语都是结结巴巴。

Meridel 布置给我们的第一个作业就是感受 24 小时光的变化。那晚我坐在小山坡上瑟瑟发抖,当朝阳一跃而出,最后一丝朝霞泯于白云之间时,我对光线有了别样的理解。

中秋节那天,我去牛车水买了些五仁、豆沙月饼,邀请同学们一起在 ADM 楼顶草坪上赏月,并且送了 Meridel 一双我从中国带来的筷子,Meridel 在结束后跟我说:“Miao,好孩子,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Song 是一位三十多岁,胖胖的,戴着黑框眼镜,教授有趣实验摄影的老师。Song 私下跟我说,他会说中文,但按照规定只能英文授课。一两次,遇到我实在听不懂的化学词汇他也会善意提醒我。

课上我们动手用薯片盒、鞋盒、易拉罐做针孔相机,用最简单的小孔成像的原理显像,再去暗房洗出来。我们尝试了 Cyanotype, Van Dyke Brown, Thinner Transfer 等摄影进入大众媒体前的传播手段,自己调配化学溶剂,自己创作。

课下我们用玩具相机到新加坡各处去拍照,等底片冲洗出来时,Song 跟我们说我不需要你们拍出好看的照片,我需要你们用打火机烧,用剪刀剪、刮,用你们可以想到的一切去破坏底片。

每节课我们都会带不同的材料衣服、木片、纸巾、甚至大自然中的花花草草来进行作业。

作为一个接受中国传统教育,被教导对与错之间泾渭分明的人,从对抗到接受是个漫长的过程,也让我充分感受到如何 think out of box,这也许是中国教育不能带给我的。

在南洋理工学习的经历,让我感受到学习在这是件被充分尊重的事。剪辑室清一色的苹果电脑,除了上课时段可以随时使用,软件齐全。摄影专业的学生可随时使用暗房,借古董相机,打印作品。

ADM 自带的图书馆有公共空间和单间,可以随意使用电脑、打印机、CD 机,学累了可以在懒人沙发上休息。Final 的时候,我和很多同学都选择睡在了学校,一是课业重,二是因为 basement 有零食贩卖机,洗手间里都有淋浴,不会有任何不便。

对于新加坡、NTU,我无法全部付诸溢美之词,但不得不承认新加坡让我更谦逊,更热爱生活,给我带来诸多改变。

新加坡国庆,我在空中花园上眺望新加坡的夜景,忽然有一点懂了何谓视野。视野大概就是对于一切不再艳羡,而是努力去探究,对于世间的成败是非不再偏执,而是报以更加宽容。

这些触及我味蕾的酸甜苦辣的生活,让我开始更完整地领略这个世界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