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青蒿素一样,产自中国的世界公民:我在美国,学习性教育与性健康这件事

私人史 / 留学生口述
本文共计 3553 字

撰文 / 潘雯智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性”是一个比较难以启齿的话题,且大众对性的理解较为单一。其实青少年的性教育,残障人士的性缺失,对性少数群体的尊重等问题都是“性健康”所研究的领域。陈斌,在社会工作领域深耕六年,从自己的生命经历启程,看见不同群体的烦恼,做好社会的“润滑油”,为国际性健康教育促进贡献力量。

在非洲乌干达实习的时候,陈斌一度染上了疟疾

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在乌干达东部一间昏暗破旧的农村诊所里,得知患上恶性疟疾的沮丧与害怕。但当他从当地医生手中接过治疗药青蒿素时,他惊喜地发现上面写着“Made in China”。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让中国人闻风丧胆的疾病

“罹患疟疾,对我个人而言,可能只是这段旅程中的小插曲,甚至能够打趣地说成是构成东非之行必不可少的真实体验。但是,对当地人,尤其是经济能力孱弱家庭里的小孩,它无疑是一场重大的苦难,我想改变它。”陈斌在简历里写道,他想像青蒿素一样,产自中国,同时以世界公民的身份贡献自己的力量。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工作系本科毕业后,陈斌远赴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攻读社会工作的硕士学位。

他曾在纽约、台湾、香港交流学习,在柬埔寨、缅甸、新加坡、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国家进行实习和研究,关注过老年人、农村女孩、残障者、性少数群体等议题。就像他现在主修的专业——全球健康促进(Health Promotion in the Global Settings)的目标那样,陈斌正践行着推动全球社会经济均衡发展与卫生健康的使命。

// 两种教育体系,对性的两种解读 //

陈斌的辅修方向之一是性健康与教育,并跟随着美国性教育者、咨询师与治疗师联合会的主席 Susan E. Stiritz 教授学习与实践。

“中国的年轻一代,包括我在内,有时候对性的看法很粗浅,觉得大声谈性、懂得不少性技巧就是性开放,但是性健康的背后还潜藏着很多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平权与社会脉络的冲突问题,”陈斌说。即使在本科期间对性学已有所涉猎,也参与过性少数群体的活动与调研,初到美国,陈斌还是感受到了中西方在性相关议题上态度的巨大差异。

刚到美国不久的第二节“人生历程中的性健康”(Sexual Health across the Life Course)课上,教授要求每位学生画出三代性家系图

许多美国同学的性家系图非常庞杂,会出现母亲的现男友、父亲的前妻、被领养者等标记,而他自己的家系图就是逐层递减的爷爷奶奶辈、父母辈和自己,非常简洁明了,这小小的图却反映着东西方两个社会对性完全不同的解读。

中国对性的理解比较单一,但实际上“性”能够衍生出众多社会议题,例如:婚姻、性传染病、LGBTQIA+ 等。

陈斌所学习的性健康不仅仅是性传染病的防治,还包括个体层面对性的深层次理解与认同,公众对性少数群体或弱势群体的尊重与赋权。

陈斌以亲密关系中的权力流动(power dynamic)为例,经济能力处于弱势的一方往往会选择服从经济能力较为强势的一方,解决双方矛盾的主要途径就是忍耐和忽略自己所应有的权利,而性健康与教育就会指导人们,运用不同形式的活动或仪式加强个体的意识与力量,在尊重与共识的前提下,能够进行协商或者说“不”

陈斌本科毕业论文的研究主题是性功能缺失对脊髓损伤者的影响。社会对于残障者的关注主要在于康复和经济补助,往往忽略或误解残障群体的性需求。陈斌在毕业论文中提到,脊髓损伤者的性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他们会私下谈论性,会寻求性功能康复医生的帮助,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慢慢内化社会所给予的“脚本”,性被逐渐地忽略

此外,由于性教育的匮乏,大多数脊髓损伤者会将性等同于生殖器性交。

但是,从社会工作赋权的视角来看,残障者的性需求应当被正视,政府或相关非政府组织应该提供满足残障者基本生存需求之外的服务,例如,提供合理的性教育或将性辅助用具纳入服务或福利范畴。

这也是社工的一个重要作用 —— 社会宣导,将问题“挑破”,通过研究调查引起政府与非政府组织的关注,“让拥有‘特权’的人去将心比心地思考相对弱势群体的真实需求”,从而提升残障群体的生活质量,构建更加完满的社会体系。

近来,青少年的性教育也成为国内的一个热点话题,性教育的必要性和如何开展逐渐引起大众的关注。

“我觉得,性教育在青少年成长中是非常必要的,合适的性教育并不是在鼓励青少年更多参与性实践,而是培养青少年如何正确面对性,增强个人的内在力量、责任感和对多样性的尊重。现在,中国社会对性的漠视和过于保守的态度已经产生了危害。”

陈斌提起自己在美国学到的一个重要概念 —— 性积极(Sexual Positivity),即用积极的方式引导性教育,使得接受性教育的人保有对性的正向态度。

在中国,性教育是比较消极的:中小学生被禁止早恋,因为会耽误学习;青少年的性行为是不洁的、违背道德的;青春期的性教育更像生理课,用触目惊心的图片胁迫青少年远离性行为

性积极也会涉及性传染病,不同的是,“它会用很可爱的病毒毛绒玩具激发学生对性传染病的兴趣,从而引出避孕、防病措施的讨论”。陈斌看见的西方性教育包含着正面的鼓励而不是胁迫,所有的内容都导向如何保持性健康、获得性愉悦。

此外,美国的性教育非常注重性的多样性与平等,会涉及各种政策讨论和社会服务导向。在传统的受精过程描述里,精子往往被刻画成积极有活力的形象,而卵子则是安静而消极的,本质上,这是对男性与女性刻板印象的体现。

陈斌的导师经常会让学生设计各种反对刻板印象或者污名的体验性活动,并落实到不同的人群中去实践。

在社会工作领域的六年学习中,陈斌参与过许多性教育课程的设计与组织、残障者性相关议题与性少数群体的调查。

对于中国尚不明朗的性教育,陈斌说,“我们的社会把性教育寄托在父母和学校身上,其实父母自身并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性教育,学校囿于社会氛围也无法满足学生的性教育需求。其实,中国已经有许多性教育公益机构在崛起,也渐渐地为人所熟知,我想政府是时候去思考,是否应当将这些有益于青少年发展的社会服务纳入到政府购买当中。”

// 成为社会系统里的润滑油 //

赴美求学之前,陈斌所关注的议题一直都集中在中国及东南亚的社会发展上,然而,他越来越多地接触各种国际项目、国际学者,全球化、多元化的趋势让他决定立足于全球卫生健康推进事业的发展。

在东非实习的那段经历对他触动最深,因为《狮子王》这部电影,陈斌从小就对这片遥远而又神秘的土地充满向往。

但真正地深入进去,他看见了那里的落后与闭塞,看见了非洲人乐观随性的表面下所掩盖的无望与无奈的真实心理,看见了外界对非洲的污名化甚至已内化到当地人心里,也看见了中美对非援助的不同路径与背后的角逐。

“我是个典型的有些民族主义的年轻人,在美国会为同学对中国的误解而据理力争,但是非洲之行让我为人处事的态度都柔软了下来。”陈斌说,“我也希望,中国的社会工作发展可以增添一些国际视角。”尽管在国内社会工作依旧不是一个热门专业,国际社会工作的概念更是缺乏,但是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援助。如果有更多的专业社会工作者可以参与其中,对提升中国的国际形象是大有裨益的。

“社会工作者就像社会系统的润滑油,调动着不同的部分,使社会成为一个有序和谐的整体,迸发出更强大的力量。”

这是陈斌对社会工作者的描述。

社会工作者不是全才,如何让拥有不同特长的志愿者加入团队,合理地利用他们才能去发展和传递社会服务,让每个人都感受到自己与这个社会的连接;如何专业且设身处地地倾听案主、提供服务,这才是社会需要社会工作者的原因。

“社会工作的核心是提升个人和社会的幸福感,更准确地说是追求幸福的能力。”

                                                         

在社会工作领域深耕的六年,陈斌从自己的生命经历启程,看见了不同群体的烦恼,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融入这些群体帮助他们寻求幸福,同时,他自己也不断地收获幸福,尽管时而有倦怠与迷茫,但在这样一个全新而富有创造力的领域里,他希望做出的改变还有很多。

这剂来自中国的青蒿素,还将继续发挥无限热忱,为国际健康促进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