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ora 申请团队辅导日志公开:BC 本科录取背后有很多小故事

申请技术活儿 / 留学指南
本文共计 4343 字

撰文 / 灯塔学院

编辑 / 灯塔学院编辑pengqigang@alighthouse.org

芙洛拉 Flora 速写:灯塔 2017 年签约学生,EA 早申请录取波士顿学院,全美 TOP 30 本科艺术史专业,就读于美国某私立女子高中,GPA: 4.0 TOEFL: 103 SAT: 1380,14 年艺术和舞蹈兴趣,众多公益活动项目

申请辅导日志  A

撰稿人  /  侯悦,灯塔学院申请总监

灯塔学院每日更新的《造一座灯塔》微信订阅账号是来自全球的深度留学讯息和海外教育故事的最佳读本,每晚准时推送至你的微信中。

@侯悦,十年留学咨询业真实养成记

Flora 绝对是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学习成绩好,GPA 满分,但完全不是死板只读书的样子;艺术造诣高,有爱心,多才多艺,有想法;漂亮大方,气质满分,这是一个从第一次见面聊天就会让你从心里舒服和喜欢的孩子。

当然我要说,灯塔里的很多同学都是漂亮气质学霸,比如人大的气质小鲜肉学霸段部长,港大 3.9 到牛津交换的肖同学,心系扶贫事业红十字会的中流砥柱拿到 UCL offer 的孙同学,哈哈,没点名的同学不要气馁,字数限制不列举啦,爱你们

美高的学习很忙,Flora 不仅给自己安排了满满的活动,还有自己的项目调研,和她聊天的时候了解到,虽然 Flora 是个非常聪明优秀的孩子,但是面对四年本科学习到底读什么专业,还是有一点点小纠结。

Flora  正好赶上灯塔学院的申请小市集,汇集了木曦和  Theo  本人等一大批藤校各专业的校友导师, Flora  和各位校友们一整晚上轮番沟通和探讨各个专业的专业学习和就业,将近晚上  10  点活动结束仍然意犹未尽。

Flora 和妈妈对选择哪一家留学咨询机构有不少犹豫,当年申请美高时,被某东方送出去的经历不是很好的体验,稀里糊涂地经历了申请的过程,这一次就更加谨慎。

我为  Flora  制订了详细的申请服务内容和时间规划和申请节点的项目书,让一家人都可以清楚地了解到每个阶段的工作内容,同时也让  Flora  自己清楚掌握申请的节点,不论录取结果, Flora  都可以知道录取结果之前的每一步过程。

确定合作之后,我们立刻为 Flora 建立了我,以及校友导师、文书编辑、流程顾问和外籍顾问组成的 5 人申请团队,并且将 Flora 的妈妈也加入了申请团队的群组,确保在任何阶段都有专业的顾问随时解答相关的问题。

现代通讯技术的最大好处就是,即便在美高就读十几个时差,也完全不会影响我们每一次的沟通。整个申请里,选专业和文书素材的头脑风暴时,校友导师和文书总监三个人一聊就长达几个小时,每一个学校文书素材都经过几版的反复修订提升,每一篇小 Essays 都由拥有外籍的美国传媒资深编辑来亲自编辑和润色,申请的时间也完全按照我们之前的规划执行完成。

在灯塔,我从来没有把选择灯塔的学生作为客户,而是作为我的朋友,坦诚相待,祝 Flora 和灯塔里的所有小伙伴在下一段学习中遇到更好版本的自己。


申请辅导日志B

撰稿人  /  木曦,灯塔学院校友顾问

北京故事广播专访木曦:只一次的人生,尽全力完成一点小改变

Flora  之前是在美国上高中,她对美国大学系统本身有相当的认识,也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兴趣在哪里:商科,葡萄酒还有艺术史。

最初我帮 Flora 锁定了这三个专业比较强势的学校清单,Flora 自己更倾向更综合、艺术史和商科都相对好的学校,一轮一轮地调查和讨论下来,我们发现在兼顾两者之间抉择,不如浓墨重彩选择一个方向,所以最后,我们决定在专业上把艺术史作为核心的申请专业。 

在为 Flora 定校上,各个梯队的学校选出了 2 - 3 所,又因为 Flora 的妈妈在波士顿工作,所以她对学校的地理属性也有一定倾向性,希望可以离妈妈近一点。就学校的课程设计我们有进行详尽的讨论,最终锁定的学校和专业,我们都一块儿过了一遍。

确定了学校之后,就到了写文书的部分。我们大伙儿找了一天,所有人聚在一起 brainstorming,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整整八个小时。

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我也重新认识了 Flora:从 Flora 的家庭,到她的成长经历,她学校的故事,内容覆盖了各式各样可能的故事素材。美国大学的招生官们,在组队一个班级(creating a class)的过程里,不只是审核学生列在简历上的技能,活动和实习,他们更想要了解的是,这个学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沉着冷静,还是疯狂热情,是怪咖天才,还是社交高手,什么样的经历,使学生成为这样一个人?这是中国学生往往最缺乏的部分,也是文书往往不好看的最大原因。

最后我们没有用上所有的故事,但是这个 brainstorming 的过程本身也是一个很有趣也很有意义的体验。

我了解到 Flora 大概有十余次全球旅行是和她整个家庭一块儿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都集体参加;Flora 想读葡萄酒专业是受到爸爸影响,因为爸爸是一个非常钟情于葡萄酒的爱好者,经常给还未成年的 Flora 科普葡萄酒的知识;家里人都喜欢艺术,所以从小就培养 Flora 跳舞,她在中国学了民族舞,在美国又去跳爵士跟芭蕾;Flora 平常还喜欢做手工艺品,经常做一些小手链或者剪一些视频送给自己的家人。

Flora 申请的学校很多,专业上也有不同,每个大学 essay 的要求都存在差异,所以每一篇 essay 我都会跟她一遍一遍地反复过,以确保每一篇文书都有针对性地对应大学的问题。 Flora  essay 大概每一篇我都有修改到十几稿,之后还有外籍顾问的反复修改,Flora 的英语基础非常好,但在书写框架上比较散,逻辑和结构紧密程度不够,我们一起梳理和引导,把最重点的东西更好地凸显出来。

虽然有时差,但我们所有的沟通都严格遵守时间,记得有一次我们约定好了做 mock interview,但我那一天真的太累了,特别困,但还是定了很早的闹钟,强迫着自己起来,跟 Flora 完成了 mock interview,我的驱动力是,不能因为任何一件小事,耽误她未来的大学申请

Flora 真的是我辅导过的学生里文书的修改比较多的,每次修改一篇就会重新 brainstorming,但这也是一件好事,最后她完成的文书成果,是非常 personalized,我之前也在西北大学做过面试官,面试学生的过程里我了解学校想要看到什么,他们需要的不是一套程序化的结果,而 Flora 最终的文书呈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就知道,一切都对了 —— 这就是我会录取的学生

我和 Flora 超合拍,我也更多地认识了这个姑娘,她的真诚,她家庭的故事,她非常有爱的爸爸妈妈。同时我也为她感到非常骄傲,在这个年纪里,就能够非常清晰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不容易。

 知道 Flora 如愿斩获 Boston College 的本科录取时,我真的从心底里为她感到高兴。波士顿真的是一个很适合她气质的地方,可能她要去纽约的话,我会比较担心一点,哈哈。然后希望她可以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学到自己想要了解的知识,能够最充分地利用大学的时间,实现自己的理想。


申请辅导日志C

撰稿人  /  Theo NACAC  认证升学指导顾问

北京故事广播专访木曦:只一次的人生,尽全力完成一点小改变

我忘记了是在第几稿 Flora 在和她的校友导师以及外籍顾问修改文书的过程里,我第一次读到她完整版本的 2 篇文书,大概是第 5 版或者第 6 版的样子。

我到现在还记得她的开头 —— 是那种在印刷杂志上,在录取藤校满分文书集里可以读到的开头,是那种会让人想要读下去,并且记住的开头。文书有一百个不同的写法,但一个让人无法不读下去的开头,就好像是一把可以点燃一切材料的火

其中一篇 Essay 的开头是这样的。

Scalloped potatoes with Sriracha and a sprinkle of nutmeg. Macaroni with a few teaspoons of pesto garnished with Mesquite dry rub. Fresh shrimp and hoisin sauce? I'm still not sure about that one. As I sat in my cafeteria watching the students augment their made-to-order meals with sauces from the seasoning table, one thing was clear. No matter their differences, people can all agree that good food is delightful. 

另一篇 Essay 的开头则这样开始。

86% of participants thought learning art can change their appearance; 84% had never been to an art museum; 45% did not know who Van Gogh was. These were some of the findings from asurvey I conducted last summer, the purpose of which was to understand andremedy the lack of arts education in the remote area of Caramelo Salado, China, meaning“Salty Candy” in Spanish. 

这不是最终提交的版本,只是修改过程里的一版,但在读到的那一刻,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平均每天都会阅读十几篇本科、硕士、博士等不同阶段、形形色色专业的文书,有的脸上已经赤裸裸地写着“拒信”,有的脸上大写的是一个“录取”。文书不是申请里的唯一要素,甚至不是最关键的要素,我们都知道,更重要的是 GPA 和分数。但是,在反复疲劳阅读的过程里,能够脱颖而出,令我通篇读过全文,一定是在文书部分有十足表现的学生。

Flora 的文书不仅令我饶有兴趣地通读全文,甚至开头之后的文书,用每一个段落击中了我,令我十分感动。在读完这两篇 Essays 之后,我当下就知道,我们申请的最好的几所大学,一定都会向 Flora 伸出橄榄枝。

在 Flora 被录取之后,我们在灯塔的北京办公室见了一面,我订了一个“录取喜讯蛋糕”,分享给整个办公室里的所有人, Flora 的美高里,她的录取是那一届学生最好的几个录取结果之一,但她依旧像以往一样,很开朗也很安定的笑,透过她,我已经似乎看见一个年轻的艺术史学者的样子。

灯塔学院

发现海外教育的全新可能

灯塔学院由常春藤校友联合创办

专注提供留学咨询、申请与录取服务